共有 794 件作品

1

0

本次城市设计地块位于浙江省台州市东部新区,要求遵循设计任务书相关要求和城市设计相关技术法规进行规范编制。 规划方案基于对项目地块的背景分析,针对区位条件、相关规划定位、周边环境与人群需求等方面进行基地未来发展条件的研判,有序推导出基地未来生长的四大关键机遇和四种阻碍可能。通过整合未来社区的建造模式、地域特色和未来发展定制需求,提出设计理念和总体定位,形成创意性较强的概念性规划方案。 规划设计以“无界生长,交互有间”为主要理念,根据基地未来的区位、定位、设施、要素多元的生长机遇和新老割裂、活力封闭、人群隔阂、文化差异等阻碍可能,注重社区与城市、生态和社区中多元人群、多元文化的无界交融,以及人与社区、生态、文化、人群之间的交互有间。整体方案旨在建设一个慢生活健康社区、多元文化交流窗口、生态休闲游憩地、未来国际示范社区。提出“功能无界,生活有间”、“生态无界,景致有间”、“人群无界、交往有间”、“文化无界,创造有间”四大设计策略,并一一落实于具体规划设计中。以一系列“无界”的手法,在功能、空间、运营策略等方面设计塑造,运用了一系列“有间”的方式,将社区空间与社区运营进行有机结合。 规划设计将城市空间设计作为主要着力点,并注重社区管理、运营模式的辅助设计,对未来邻里、健康、教育、创业场景进行重点专题打造,创新传统城市设计思路,与未来社区设计模式进行融合,打造面向人本的健康自生长的未来社区发展路径。

1

上世纪的老工业区,经历了工业时代的辉煌历程,承担了共和国最初的命脉。 但在城市产业变革的今天,大片工厂迁徙遗留下来的“棕地”,成为一道道伤疤,匍匐在城市的土地上,污染严重,空间破碎。 我们要如何运用设计的手段,既保护工业遗迹的刚,也可以恢复自然生境的柔 让工业和自然在新世纪的阳光下重归新生,翩然共舞 于是我们采用了温室恢复的理念,充分考虑北方寒冷气候,在荒芜的场地中置入柔软的温室泡泡,在一年四季中致力于恢复脚下被废水污染的土地, 再结合水循环系统,雨水收集,海绵城市等新兴的生态概念 以自然的更迭轮替使这片土地重归洁净,成为人们体验工业与自然刚柔并济之美的胜地。 场地中的空中廊道连接焦化厂各个生产工艺流程的各个节点,地面的雨水径流连接温室泡泡成为一条可视化的生态流线,不同高程,人工与自然的体验交织在一起,成为整个城市设计的核心理念。 而建筑部分,也沿袭了城市设计的温室概念,选择联排筒仓作为下一步进行绿色改造的对象, 将筒仓沿对角线一分为二,一半延续原有的圆形线性空间肌理,一半置入半透明的生态温室,中间设置透明的景观廊道,在建筑外观上形成了虚实相间的立面层次,也同样贯彻了城市设计中工业的刚与自然的柔刚柔并济的理念。 至此,自上而下,从城市设计到建筑设计,温室恢复的概念贯穿始终,最终完成整个工业区的绿色改造设计。

1

0

2

0

设计本心: 一愿我可,坐上乡心,承诺牵挂 一愿你可,忘风带凉,与梓生花 再愿我可,披风少年,一念一生 设计引导: 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 《生命的清单》——大卫伊格曼 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这是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 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之时。他们宣告,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你悄然离去。 第三次死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地死去,整个宇宙都将不在和你有关系。 本毕设课题的主题是为:反哺桑梓。 作者的桑梓之地即故乡,位于梅州兴宁,是客家人的聚居地。兴宁有大量的围龙屋。但是随着时代发展,愿意居住在围龙屋的梅州客家人渐渐减少,围龙屋也开始倒塌。作者曾经居住的围龙屋—”张屋“现在也正在经历着消失。 张屋是作者的情感归属地、回忆的场所,作者希望表达内心对“张屋”的怀念,并建立精神“纪念碑”,同时以现代的方式和思维延续和更新“张屋”的精神...... “我并不是要重塑和复原一座新的围龙屋矗立于此,我希望它以现代的语言,新的姿态唤醒人们对”张屋“的记忆。"" 旨在将现实围龙屋的结构形态、作者的回忆场景一一拆解,再以新的语言转译重塑成一个新的空间,提供给附近的居住民使用等,以此反哺桑梓。 在设计推敲的过程中,首先提取了围龙屋的元素进行提取与转译:整体围合圆结构 → 圆环;围层布局 → 二维围层向三维围层的转换;风水塘→还原水景;风水树→中心树;围的单间住宅→单元空间;半圆形化胎结构→提取半圆公共空间,以及巷道、坡屋顶等元素的提取转译。也从内心桑梓之地提取了“树立精神象征、阅读冥想空间;回忆场景画面重现”等方式进行整合;摒弃了无法满足现在使用需求的居住功能,以连接周边住宅的方式实现。 设立了对内部村民使用的主入口与外部参观游客的主入口,针对他们不同的视角设计了不同的心态变化主入口;提取了回忆元素设计了地面景观;在建筑功能上主要设立了四层围合圆环,针对他们不同的特性布置了不同的功能分区;并以化胎的形态特点设计了大型室内空间提供室内公共活动空间...... 为了你,一百种方式遗忘。 我会打破世俗捆绑,让你迎接新的盼望; 我会保持态度,奔波劳碌;让蝴蝶破茧,让铭记领悟。

1

宜蘭舊城沿襲百年前商業使用,整個城市似乎只為了交易而存在,缺乏多重向度生活。當代家庭、工作、生活早已改變,然而空間對此毫無表態、且和生活產生極大落差。我認為從都市到建築皆必須能夠回應當代性、並替未來的可能留下空白。 舊城的居民衍生出一種精神,其產生的空間相互交織、在進退中創造豐富且自由的動態生活層次。而這層次卻在建築無作為下逐漸消失。我試圖重新詮釋這份精神,並將其以符合當代生活的方式,重新置入街廓、沁入生活,讓這份精神能得以存續。 設計中找出街廓中最有可能進行空間行動的三種空間狀態,透過設計空間原型重新構成空間的層次,模糊掉舊城中五米寬的生硬邊界、以在四十米基地上的空間重塑,連起逐漸枯萎的後巷空間,喚醒被居民、生活、空間淡忘的那份空白、讓人們得到在裏頭感受的彼此間溫度的機會,想起那份美好。 然在過程中,不斷檢核設計的我,卻發現這些建築原型的成立,都必須建立在街廓背面認知已經被改變的情況下,居住原型才有可能被實踐。若是背面的消極空間性質並未被轉換的情況下,原型被實踐、從零到一的瞬間永遠不可能到來。 因此我試圖提出一套改變街廓背面認知的系統、透過階段性的空間行動策略、以及整體系統的置入,改善街廓內部枯萎的狀態。以一個最輕方式,去回應在這塊土地上最沉重的問題。 在這個系統下、每一個街廓都可以因自身狀態不同,選擇不同的策略。有的改變觀看生活背面的角度;有的可能是改變整個移動的系統、進而讓空間能夠符合未來的期待。在這之間,舊城的居民將可以感受屬於當代的街廓生活、建立每一個不同群體獨有生活的方式,讓這個城市重新為了居住、為了生活、為了居民而生。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