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 794 件作品

400

2

深圳河坐落與深圳和香港之間,在地理上,他是兩座城市的邊境,在情感上,他是自然與人類文明的邊境 邊境,作為定義空間,隔絕空間的建築元素,在這個基地上,同時承擔了抵禦自然侵害的機能。而在邊境的兩旁,空間呈現出兩種不同的文化地景,一侧是深圳改革開放後建立起的繁榮的科技產業園,一側則是香港傳統的桑基魚塘。這兩側的空間,也同時受到了曾經邊境歷史遺留造成的問題也就是與自然的割裂,曾經防洪堤和邊境管制的建設,讓原本舒適的濱水空間與人產生了斷聯的。為了讓兩側的人可以重新靠近自然。我希望藉助一種綠色的基礎設施,根據數位力學模擬進行選型,根據選型作為元素向兩側不同的文化地景進行延伸,以第二地景的方式回歸於城市,將自然重新帶回至人們的生活之中,讓感受土地成為可能,同時也將提供兩側一個可以去溝通去冥想去快樂地活動的空間。 第二地景隨著時間的流逝,將不斷的與原本的土地相互影響,引導水流,過濾河道,創造棲息地。而同時河道空間也將成為一道不斷變化的風景,我希望通過設計回饋給人們一個可以感受自然變化的公共空間,正如莫奈曾說,「景觀本身並不存在,因為它的外觀在每壹刻都會發生變化;但是周圍的變化的氛圍、空氣和光線,這些不斷變化的元素賦予了景觀真正的價值。」自然的空間最重要的也是其不斷變化的本身。

3

城市乘載著歷史、記憶與慾望,城市的閱讀透過不同視角讓我們閱讀到的都不盡相同。城市 是一篇複雜的文章,透過語言學的方法去閱讀城市,我在想城市的變動性怎麼用語言的邏輯來詮釋 ? Steven Holl 字母城市 用英文字母去紀錄城市中建築型態與都市的關係。我用中文去觀察充滿文字的台北市。中文是一種特殊的語言,”多重詮釋的閱讀與改寫”重構了文字之間的空白,文字間的關係變動讓閱讀產生的差異出現更多意義的理解。透過研究一種閱讀城市空白與操作城市填空邏輯的方式,將城市尺度的變動性帶入建築,視建築為文章中的片段對城市進行一連串的覆寫。 基地位於台北最早開始發展、由豐富歷史紋理疊加的街道-台北第一街(貴陽街),那裡有個市場叫直興市場。在歷史的脈絡下,過去的市民聚於市街,因為一個拓寬街道的都市計畫,讓熱絡的街市沒入四個街區之中,成為了不斷面對抹除與改寫的傳統市場-直興市場。 傳統市場該如何在沒落中面對快速的都市更新?在傳統市場的存亡之際,新的市場如何在保留舊市場的同時提供新的生活? 我用文學的方式研究從最小的物件到城市的尺度下市場生活的脈絡,包括攤販、設備、市場屋頂等,希望找到舊有市場真實的生活秩序與邏輯。從說文解字的六書,尋找市場攤販的組合邏輯;此外,市場攤販的邏輯不只是平面的,市場設備的環境控制系統就像文字的部首一樣,時而出現時而消失讓字可以被閱讀到不同的意義。藉由最真實設備使用的研究,去尋找在看似張牙舞爪的市場中能作為後市場時代轉譯過,但仍可辨識的文字系統-後市場語。而我認為市場的汰舊換新應該與城市並進,又因為我的基地位於街區之中,有機會可以收納城市的活動進入我的市場。 最後的設計是創造兩層屋頂,一層來自後市場語的環境系統,另一層是讓市場可以支應周遭的公共活動成為一個城市生活的劇場。我希望將後市場時代的變遷帶入文字邏輯,從傳統物件至都市的觀察轉變成城市新舊文字遊戲的填字機制...

256

1299

7

41

5

2

這是一個發生在南北韓邊界的“預”言故事。 38°線是築於歷史之上的隱形圍墻,而板門店則是韓半島非武裝地帶(DMZ)裡唯一一個南北韓軍人可以面對面的地方。駐守在這裡的南北韓軍人使用相同語言,有著共同的文化,在長時間的監視下,面對對面的“敵人”是如此的熟悉,卻必須時時保持警戒。這種惺惺相惜但又被迫對立的曖昧關係參雜著些許矛盾與無奈。諷刺的是,正是因為這裡一觸即發的情勢,維持了無以復加的和諧。 吃是全人類的共同語言,吃也從日常所需變成了社交行為的代號。2018年金正恩與文在寅在南北頂上會談同桌共食,吃飯不再只是為了吃飯,南北韓的軍人是否可以像兩國的首領一樣,啓動一場衝突中和平的瞹眛飯局?他們該如何對立中共存,一起吃飯? 我希望藉由人類基本需求而產生的行為和民族的共同文化來抹平意識形態的差異,透過真實的身體感知來回應戰爭的荒謬——為何一起吃飯這個平凡的日常可以變得如此繁複? 戰爭因人類而起,也傷害了人類。戰爭中沒有人是贏家,不論勝利或是打敗仗,都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可是為何戰事不曾消失,時至今日,甚至是當下,戰爭都還在其他土地上演,國與國的爭鬥,或是內戰,都不曾停歇。到底要以何種方式,才能令爭鬥和平落幕?一場飯局可不可以讓他們在餐桌上達到短暫的和平?

56